My little girl (18) 【完】

坐上盧巧艷的車,一路上楊簡坐在副駕駛座,一臉戒慎地看著身旁不發一語開著車的女友。


剛才在咖啡館前,他本想開口解釋什麼,但盧巧艷只是淡淡地說了句「上車」便轉身就走,他趕緊跟上。


車子開到兩人首次長談的那座公園,盧巧艷將車停好後,逕自走下車。


楊簡有些焦急,跟著下車走在盧巧艷後頭。



「艷艷?」


盧巧艷停住步伐,沉默好一會兒後,總算轉頭望向楊簡。


那抹眼神帶著一點控訴,更多的是逞強。


楊簡看了,心裡淡淡地泛疼,正欲上前解釋,盧巧艷卻轉回頭,走向公園的椅子落座,低著頭不想理他了。

楊簡遲疑一會兒,緩緩走過來坐在盧巧艷身旁,低著頭的盧巧艷讓他看不清楚表情,楊簡忍不住想再靠近細看,盧巧艷卻別開臉。

楊簡大受打擊,苦著臉。「艷艷,對不起,妳別生氣了,我不是故意要騙妳,我只是──」


「星期天我拿鑰匙去咖啡館要給你,其他工讀生說,你那天休假。」


楊簡聽著,正襟危坐,一臉心虛。


「我打給你你沒接,晚上打給我時,我問你是因為店裡太忙所以沒時間看手機嗎?你告訴我今天客人多了點,我說能一起吃個飯,你告訴我要考到明天,今晚也跟我說要討論報告。」


盧巧艷若是這時轉頭,便可看到身旁的楊簡捂著臉丟臉地懺悔,然而她只是深吸口氣試著平復情緒。

她討厭謊言,特別是從重要的人口裡說出的謊言,傷害的程度可想而知的巨大。


於是控訴著。


「楊簡,我最討厭別人對我說謊。」無論是什麼原因。「特別是你。」


楊簡捂著臉的手一頓,猛地轉過頭,又挑重點字聽得他心裡沸騰。


特別的,他是特別的,心跳噗通噗通地加快跳動,楊簡撫上盧巧艷的臉。「艷艷我──」


手被拍開了。


「艷艷……」楊簡一臉挫敗,打在他手痛在他心,見她真的生氣了,這下哪管什麼Man power啊。「我星期天沒上班,其實是去面試公司的儲備幹部……」全招了。

「我知道,梁店長告訴我了。」盧巧艷轉過頭,冷凝著臉。「你刻意瞞著我,我就這麼不值得你商量未來的事?」

「不是!」楊簡大驚失色。「妳誤會了,我只是──我……」停頓一下,支支吾吾,我我我的,楊簡見盧巧艷臉更沉,又要別開頭不理自己了,趕緊──「等、等一下!」

楊簡起身站到人家正前方,就這麼抓著女友雙手,席地坐了下來,抬頭焦急地說:「艷艷,不要不理我,聽我解釋!」

「……起來。」盧巧艷被抓著雙手,瞪著坐在自己面前的楊簡,賴皮鬼接吻魔,小鬼小鬼小鬼!為什麼她要心軟……

「我是要給妳個驚喜──」

「驚你個大頭!」盧巧艷吼楊簡,也不管對方嚇到楞住,頭一次失控發飆。「什麼驚喜?!你說要加班結果沒去,又對我說謊,知道我發現後怎麼想嗎?!我還以為你──」語氣一頓,盧巧艷一哽咽,說不出話了,瞪著呆楞的楊簡緩緩紅了眼眶,低下頭。「笨蛋……」


笨蛋,笨蛋。


「以為你厭倦了」這樣的話,在發現自己愛上對方的同時,光想都覺得心痛。

原是本著理性處事的她,對於兩人之間再也沒辦法冷靜看待,會心痛、會哭泣,現下甚至對他大吼,這是和陸允翔在一起時也不曾有過的激動情緒,全是因為已經將他放在心裡,割捨不下了。


楊簡聽了沉默,抬頭凝視盧巧艷良久,伸手抹拭對方微濕的眼角,輕輕摩娑。


「我愛妳。」


楊簡語調輕柔,緩緩地說。


見盧巧艷看著他,楊簡心裡嘆息。


「艷艷,別低估我對妳的感情,這部份我絕對不會輸任何人。」撫著她有些疲憊神態的臉,楊簡心疼著。


他是最想對她好的人,卻總是惹她哭泣,自己果然還是不夠成熟啊……


「我去考儲幹的事,本想等明天考完拿到offer後,星期五吃飯時再跟妳說的,但卻被妳發現了……」楊簡嘆氣。「好糗。」

「……為何要星期五才說?」盧巧艷問,聲音參雜鼻音。

楊簡聽了微笑。「星期六是妳生日,也是我們在一起後妳第一次過生日。」


盧巧艷沒作聲,她曉得星期六是她生日,但她幾乎沒再過生日了;過完生日她就二十八歲,年紀越大越覺得多長一歲沒什麼好慶祝的,對心裡來說反而是種壓力,她以為頂多兩人一起吃頓飯就好,會有什麼特別的?
 
見她疑惑,知道她沒想那麼多,楊簡有點緊張地停頓一下。「艷艷,這些話,我本來想明天拿到offer再跟妳說的,但是妳都發現了……」


楊簡嘆氣,仰起頭,抓著盧巧艷的手。


「我的朋友說……『我們就是小鬼,沒錢沒身份沒地位的,光吼我喜歡妳有什麼用?』雖然他平常講話沒什麼營養,不過這句話倒是說進我心坎裡……艷艷,我是大學生,確實沒錢沒身份也沒地位,我什麼也沒有,我只有很愛妳而已。」


他只有滿滿的愛情能給她,但對她來說足夠嗎?楊簡不禁這麼想。


「但是今年我就畢業了,畢業後我會馬上去當兵,拿到offer後,公司能保障儲幹名額到退伍再開始工作,我的目標是成為比我們店長還要優秀的店長。」



將盧巧艷的雙手圈在自己雙手裡,楊簡低頭,輕輕一吻。


「艷艷,妳曾說過希望自己的人生進度,是在心甘情願前進的狀態下發展,去愛一個人、去投入、去結婚生子,所以我希望能讓妳知道,我努力在規劃我們在一起之後的好幾年,也想著和妳一起的未來,因此……」


楊簡抬頭看向盧巧艷,一臉認真。



「當妳對我的喜歡能足以到嫁給我的程度,是不是能考慮和我一起一輩子呢?」



他從不希望這段感情只是短暫而已,兩人的年齡和身份確實存在明顯差距,但總會縮短的,因為愛著她,想守護她,所以他努力將距離拉近,直到能站在她前頭,替她擋風遮雨。



「我一輩子都愛妳」這句話,一直都是真的。


盧巧艷怔楞聽著,看著一臉認真的楊簡。


他……已經想那麼遠了嗎?


在她害怕受傷,想著彼此可能的勉強和年齡差距,又或者猜想他是否厭倦的同時,他卻一直站在她的立場,想讓她安心嗎?


盧巧艷這才察覺,他一直都是如此啊。

想讓自己看來更成熟,是因為不想讓她感到幼稚;規劃未來,也是想讓她願意繼續走下去。


「這些話本來想星期五拿到offer後再跟妳說,會比較有說服力的,現在講好像又有點遜了……」楊簡逕自說著,臉上懊惱又不好意思。


盧巧艷聽著。


他構思的未來裡,一直有她。



『沒有誰是一定要誰照顧,每個人生下來都是一個人不是嗎?但總會有人想守護妳,妳會因為他變得更好、更快樂,我希望妳能遇見那樣的人。』



「……如果沒拿到呢?」盧巧艷問,參著情緒的嗓音微微顫抖。


楊簡神色一頓,朝她自信笑了。


「我會拿到的,為了我和妳呀。」我和妳的未來。


盧巧艷沉默好一會兒。


「……楊簡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討厭找不到你。」

「下次不會了。」楊簡帶著歉意地笑。

「討厭自己一個人害怕。」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楊簡不捨著地看著盧巧艷的神情。
 
「討厭……」討厭……


楊簡仰頭看著,站起身,將盧巧艷抱進懷裡。


「嗯,我知道。」



所以,別哭了。



楊簡在她耳邊,輕聲說道。



手臂被纖細手指抓著,T恤被點點眼淚沾濕。


盧巧艷哭著。


她討厭找不到他,討厭自己一個人害怕,更討厭這麼懦弱的自己。


大了他四歲,下意識縱容他、放任他的一切,是因為喜歡,甚至愛著他,但她從沒想過所謂「他們的未來」。



──她一直有分手的準備。



即使遇上的楊簡再怎樣好,橫亙眼前的,仍是明顯的差距,這些事他們彼此都曉得,只是面對的方式不同。


他試著拉近,而她消極地不去想,只想著他哪天覺得倦了,覺得她不年輕,便會分手,這對感情並無助益,受傷的也是自己,但她無法阻止自己不這麼想。


因為在現實之前,他們的愛情如此渺小。


她是比他現實的人,也因此被現實一點一滴侵蝕掉勇氣。


但他的勇氣和愛情,給得如此慷慨。


驀然察覺,縱容、遷就和給予的,其實是他,她說過的話,他一直記在心上,不曾遺忘。




盧巧艷哭了很久,哭掉了懦弱,拾起楊簡給的勇氣,一點一滴,好像變得勇敢一點點。

用哭泣嗓音說著其實自己根本不愛哭的,碰到楊簡時掉的眼淚比二十歲後哭泣的次數多了好多,楊簡聽了好挫敗呀,說拜託妳哭完以後笑給我看吧,就算只是一個小小的笑容也好,美麗的小姐不適合哭泣喔。

盧巧艷軟軟地罵一聲笨蛋,抓著手臂的雙手改為環抱楊簡,感覺對方親吻自己額頭,再喃喃地「笨蛋」一聲,埋進楊簡胸前,又想哭了。


楊簡的手輕輕拍著盧巧艷的背,一下一下的,眼神溫柔寵溺。




不管年紀再大,女人心裡永遠住著一個小女孩。


有時對世界存著無解的疑惑,也有著對外人來說莫名其妙的堅持;其實很脆弱但不敢說,渴望愛情也恐懼愛情。


但總會出現那麼一個人。


他會縱容妳任性的活著,守護妳想堅持的事,給予妳勇氣來包覆脆弱,讓妳得到幸福的愛情。


妳會因為他,變得更好、更快樂。



──妳會遇見那樣的人。








「給我一個吻,我可以考一百分。」


「……笨蛋。」















週末早晨。



楊簡醒來時,懷裡的盧巧艷仍沉沉睡著。


慢動作抽離身體下床後,楊簡妥貼地將她的棉蓋好,冷氣房內仍是要蓋被才不會感冒,況且女友肩上的斑斑點點總讓他想入非非。


楊簡走向廚房,打開冰箱檢視食材後,挑了幾樣準備做早餐。


昨天考完實作測試後順利拿到offer,其實學校的考試和報告早就告一段落,接下來就是等待畢業和當兵。


當完兵後上班,上班後,要立志成為比店長還優秀的人。


將半熟荷包蛋裝盤後,楊簡轉身邊抹土司邊想著當兵回來後他幾歲,艷艷又幾歲了。


不曉得當兵完後,艷艷願不願意嫁他,希望不要等太久,太晚生對她身體不好,但也要她想生才行,他不會勉強。


只是有生的話,生女生好吧……生女生。


楊簡持續想著,將奶油抹上了第三層。




早餐做好後,楊簡走回盧巧艷臥房內,見她還在睡,便坐在床邊偷偷觀察。


像艷艷的女兒啊……


像她一樣,柔軟的長髮,長長的睫毛,笑起來水汪汪的大眼,還有柔軟好咬的嘴唇和粉嫩臉頰……


想像小一號的盧巧艷,楊簡無意識地捂著鼻,覺得太恐怖了,女兒隨時會被拐跑。


抬頭看了下時鐘,楊簡正想著要不要叫醒她吃早餐時,盧巧艷轉了一下身子,露出粉嫩的肩。


再幫她蓋好被子,楊簡看著熟睡的盧巧艷,一臉眷戀。



他的艷艷,愛逞強,又愛哭(偷偷講),不愛甜食,不喜歡示弱,難為情地對他笑時會害他變色狼,瞅著他瞧時,會讓他想非禮她。



盧巧艷緩緩睜眼,見楊簡正看著自己,下意識縮進棉被裡,只露出顆頭。


「……你想做什麼?」

有點警戒的疑問句。



楊簡聞言淡淡地笑,俯下身,吻上他的小女孩。




「生日快樂,艷艷。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










--


生日是老梗,很抱歉我用了老梗


但對於27歲的人來說,過一年就是28歲,相較於19歲過20歲生日的女孩子來說
興奮少了許多,擔憂多了許多

距離是很恐怖的事,是自己做出來的,也是別人說出來的

但你不可否認,當你長大,有些事便沒辦法再繼續了


希望愛情可以:) 

可以不計較地愛上一個人,他能為妳做到我說的那些事,妳不是因為他而很好很快樂,
而是因為他而更好、更快樂。


總有一天啊,總有一天。


My little girl,

妳會遇見那樣的人









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希望總有一天,我能遇見
自我介紹

無為(Q子)

Author:無為(Q子)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