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little girl (16)

這個禮拜的盧巧艷並不好過。


大多時間見不到楊簡,在咖啡館內見到面也談不上幾句話,但楊簡對她的態度並沒改變,這讓盧巧艷疑惑。


她想好好跟他談談,不是透過手機,而是面對面的模式,重要的事要看得透徹,她認為透過手機並不是個好方法。


又或者,她是在逃避。



「妳的精神不是很好。」


夜晚的咖啡館內,盧巧艷抬頭望向許雅然臉上擔憂的表情,苦笑道。「我沒事,只是有點累。」


「是睡眠不足嗎?」


梁佑染走過來問著,將盤上的焦糖瑪其朵遞給盧巧艷,笑著說:「這是楊簡做的,請慢用。」

盧巧艷聞言,望向吧台內的楊簡,對方正擔心地朝她這兒看了一眼,但仍忙著手上的工作。


「……經理,若是你最重要的人騙了你,你會怎麼辦?」


盧巧艷看了,心裡一股委屈湧了上來,滲雜著疑惑,忍不住問。


許雅然和梁佑染兩人動作皆是一頓,相視一眼。


「騙了我嗎……」許雅然看著梁佑染一臉沉思的表情。「我想……應該是有不得不欺騙的原因吧。」

「我從沒騙過他。」梁佑染忽然說,自我感覺非常良好地對號入寶座;他承認他是無賴了點,但從不欺騙重要的人。


看向盧巧艷,梁佑染直覺地問:「請問發生什麼事嗎?楊簡怎麼了?」那呆小子。



盧巧艷沒作聲,望著吧台內忙碌的楊簡好一會兒。

不得不的原因嗎……


她看過楊簡的真心,好幾次、好幾次誠摯地攤在自己面前,那麼執著。


她相信他的認真,所以一次的欺騙,像札在心上的小細針,不見血但仍是刺目。


「我們沒事的。」


盧巧艷看向梁佑染,微微逞強地笑。


「我會和他好好談談,我想就像經理說的,是有不得不的原因。」她對眼前兩人說著,但其實是在說服自己。


那樣的不得不,帶著多嚴重的程度?足以讓兩人的關係崩毀嗎?



梁佑染聽著,細細觀察,忽然開口。


「盧小姐,若您明天晚上有空,能不能過來一趟呢?」


盧巧艷一怔。「明晚……?」明晚楊簡沒上班,她本來不打算過來的……


梁佑染點頭,和煦地笑。「請您在店外等我,有些事我認為也許您應該要知道才對。」


許雅然看了盧巧艷一眼,正欲開口,被梁佑染制止了。



梁佑染溫柔看了眼許雅然,食指抵在唇上,笑著比了個噤聲手勢。





「艷艷,妳今天看起來臉色很差,發生什麼事嗎?」

「……楊簡,梁店長有跟你說什麼嗎?」

夜晚的手機對話,盧巧艷躺在床上,輕輕問道。

「咦?!是他的關係嗎?他欺負妳?!」

「不是。」聽著電話那頭傳來憤慨的質問,盧巧艷忍不住輕笑。


越是甜蜜,心裡那根針,越是疼得明顯。


「楊簡,你擔心我嗎?」


盧巧艷問。


電話那頭沉默一會兒後,傳來嘆息。



「傻瓜。」




貌似正常地結束通話後,盧巧艷起身開了床頭CD音響,坐在床邊,聽著音樂放空。



房間是你的氣息你還沒醒
靜靜的頭挨著你 你伸手握我手心
這是真的 還是種夢境
被捧在手心還是不確定



盧巧艷躺回床上,手拿著貼有楊簡名字的家門鑰匙,想著方才的話。


『傻瓜。』


勾起唇淡笑,眼角抑不住的淚仍是滑了下來。



愛來來去去走走停停無論多小心
說過不放感情 直到我遇見你




傻瓜。

傻瓜。



這不是運氣 是種默契 卻讓我恐懼

你 會不會 美麗往往都易碎 對不對





「等到妳想結婚了呢?他還年輕啊,換他不想被束縛,換他提分手?也許他一開始只是喜歡妳的臉,就像漂亮溫柔的大姊姊讓他覺得很新鮮,但那可以一輩子嗎?是真愛嗎?」



「我比喜歡,還要更喜歡妳……如果我說是愛著妳,會不會讓妳感到有壓力呢?」




將臉埋入枕頭,淚仍落著。


她為了他笑得開心,也因為他哭得像個傻瓜一樣,楊簡知道嗎?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無為(Q子)

Author:無為(Q子)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