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little girl (15)

「艷艷,抱歉,下午臨時被抓去上晚班……」

「嗯……沒關係。」

「我晚上回家再打給妳?」因為明天是星期一,也不能在她家過夜。

「如果很晚的話就休息吧,再打給我講手機會太累。」

「嗯,好,那……我先去忙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
結束通話後,盧巧艷看著手機,有些悵然。


這一陣子,楊簡忽然變得很忙碌。


聽他的說似乎是期末快到了,報告和考試積了很多,再加上咖啡館的工讀,兩人這陣子在平常日的晚上幾乎沒一起吃飯過;到店裡時,楊簡也是內場外場地忙碌著,沒空檔和自己說上什麼話,就連假日楊簡也忙著分組報告的討論。

今天好不容易終於排除萬難的楊簡,又接到下午店內人手不夠要去支援的加班。


這也是沒辦法的事……


盧巧艷紥起馬尾,穿著輕便T恤和休閒短褲,利用空檔打掃起自己的臥室,邊清掃邊分神想著昨晚的事。


昨晚下班途中,盧巧艷在等紅綠燈時遇見一對正在吵架的年輕小情侶,那女孩哭著問男孩:打工、考試和我,哪一個比較重要?

因為太過重視,便更害怕被忽略,這種事盧巧艷非常清楚,但她並不是那樣的人,也不願意讓自己成為那樣的人。


也許就像陸允翔說的,我們不是那樣的年紀了,立場本來就是不同的,事實上大多時候,工作的自己仍是比還是學生的楊簡忙碌許多,連兩人好不容易一同吃飯時仍會接到公司電話。

這些楊簡都不介意了,所以短時間沒辦法一起行動,這點她還是能忍受的,都是大人又不是小孩子了……


握著掃把的手一頓,盧巧艷在床底下掃到一支鑰匙,拿起鑰匙一看,上頭貼著楊簡的姓名貼紙。


盧巧艷怔忡盯著鑰匙。


這明明就是她家的鑰匙,是她給他的,幹嘛貼上自己的姓名貼紙……好像是自己的所有物似的。


莫名所以地雙頰一熱,盧巧艷站起身,要自己別再胡思亂想,該想想的是要不要把鑰匙拿去給楊簡?


其實這並不是非常迫切需要做的事,楊簡只是不能進她家門而已,但是……


掃完也拖完地了,盧巧艷又站回梳妝檯,盯著那隻貼著楊簡姓名貼紙的自家鑰匙。





結果還是開車出了門。


往咖啡館的路上,盧巧艷告訴自己,只是拿鑰匙給楊簡就會離開,絕不會打擾到他,但又覺得與方才自己所想的「大人理念」有些背道而馳,不由得心虛起來。


沒想到進入咖啡館卻沒見到楊簡。


「您說楊簡嗎?他今天沒班喔。」店內的其他工讀這麼說。


「咦……」盧巧艷一楞,手不自覺抓緊鑰匙,左右張望了一下,梁店長今天也不在。


楊簡不是說了……要加班的嗎?


道謝後,盧巧艷走出店門口,撥了楊簡的手機號碼,響了許久後,轉入語音信箱。

盧巧艷坐進車內,沒發動車地坐了許久,又拿起手機撥了一次,仍是轉入語音。


垂下長睫,心裡湧入淡淡不安。






晚上十點半,楊簡打了電話過來。


「抱歉,我忙到剛才才看見未接來電,妳有事找我嗎?」楊簡帶點歉意地問。

盧巧艷遲疑一會兒,試探地問:「是因為店裡太忙,所以沒時間看手機嗎?」

「嗯,今天客人多了點。」

握緊手機,盧巧艷沉默好一會兒。


「楊簡,明晚能一起吃飯嗎?」

「抱歉,明晚我必須討論報告,這一週會更忙,艷艷,我們訂星期五好不好?星期五我就考完了。」


盧巧艷眼眶熱著,聽著手機另一頭的楊簡溫柔地哄著自己,只覺得心裡疼痛。



楊簡,為什麼要說謊呢?



盧巧艷最後仍是沒問出口。


星期五……星期五就能得到答案了嗎?


有些事太過投入,便害怕崩毀,於是能偽裝片刻便持續偽裝,哪怕最後只是假象。


總是秉持理性看待愛情的盧巧艷,這一次因為楊簡,而破例了。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無為(Q子)

Author:無為(Q子)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